快捷搜索:

这种孩子往往容易给大家一种叛逆的表象

  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全纳教育与全人教育的内涵和外延都有显著区别。与全人教育强调个体教育的完整独立性相比,全纳教育则提倡的是教育体系的包容公平性。如果说,全人教育针对的是个人的宽度,全纳教育针对的是整个社会的广度。公民同招、摇号入学这些政策的出台,不是希望吃大锅饭的均质化,而是希望促进学校提高个性化教育、差异化教学的能力,构建全纳教育的氛围和环境。

  很多人认为全纳教育仅针对特殊儿童,其实不尽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全纳教育定义为:全纳教育是通过增加学习、文化与社区参与,减少教育系统内外的排斥,关注并满足所有学习者多样化需求的过程。这些差异化包括种族、语言、地区、性别、家庭环境以及生理缺陷等方面,并且这些有差异化的学生不仅仅是坐在一起上学,他们还一起参加课外活动,一起参加学生组织,一起运动。

  根据联合国“世界健康组织”的一份报告,全世界大约有9.3千万到1.5亿的残疾儿童,这些儿童有 90%生活在中低收入国家, 80%以上生活在非洲。

  并且在中低等收入的国家,有3.3千万的残疾儿童没有上学,还有无数儿童虽然在校,却接受不到高质量的教育。

  那么作为国际学校怎么样才能更好地实现全纳教育?2019年RAISE大会特设了“反思全纳教育”论坛,邀请了各位专家对当今国际学校的全纳教育情况进行讨论。

  比起有明显身体障碍的特殊儿童群体,还有一部分特殊儿童容易被忽视,却更需要关注。

  比如,在学校,有些学生很认真,但成绩长期在低分位,不管老师怎么帮他补习,成绩就是上不去;还有的学生上课不专心、没有学习力、尖叫、无沟通、伴随多动症;有的喜欢危险动作,撞到他人没有感觉,却对某些物质异常敏感;有的无法久坐,说话没有逻辑性,上课经常打断老师教学;还有的很乖巧内向,但是认知学习讲话的速度都很慢,跟不上班级速度。

  上述这些学生在大众眼中是“不乖”的问题学生,可能并不是因为孩子主观上想成为问题学生,而是他们可能患有阅读障碍症、多动症、感统失调、自闭症等疾病。

  这些孩子在学习层面:无法跟得上同龄孩子的学习进度、成绩落后;心理层面:受到歧视产生自卑,被排斥等;社交层面:很难交朋友等等。在班级往往导致课堂纪律班控不好、影响其他孩子学习、影响老师教学进度,甚至影响学校整体成绩,增加学校管理难度等。

  因而这些孩子经常出现被学校劝退的现象,这无疑剥夺了他们受教育的权利。而如果继续留下这些问题学生,学校又不知道如何进行管理。

  面对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上海蓁瑁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校董张敏女士提到:

  提升专注力的方式,有利于改善以上自闭症、感统失调、多动症、阅读障碍以及学习障碍的孩子。专注力可以分为五个维度:

  集中性专注力(Focused Attention),是指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当下做的事情。比如你在玩游戏的时候就把注意力集中在玩游戏上,而不是看到旁边的同学在读书,你又跑去读书。

  选择性专注力(Selective Attention),当有一堆环境刺激时,能找到最核心信息的能力。比如在嘈杂的课堂上,有些同学在读书,有些同学在聊天,有些同学在说话,老师进来后说“同学们,我们说一件事情,大家要注意”。这个时候学生需要有“我知道虽然周围有很多干扰,但现在我要focus在老师说的话上,我要听老师在说什么。”的能力。

  持续性专注力(Sustained Attention), 顾名思义就是在一件事情上能持续的时间有多长。一些感统失调的孩子在跟老师、同学互动过程中,或者在集体活动中,他没有跟着老师的指令玩游戏,那么是不是他故意调皮捣蛋呢?其实不是,因为老师讲解游戏规则时可能需要花费3分钟,但这个孩子的持续专注力只有1分钟,所以他根本无法完成信息吸收动作。这种孩子往往容易给大家一种叛逆的表象。

  转换性专注力(Alternating Attention),比如一个孩子做功课,做得很累,休息10分钟玩线上游戏,玩完之后能回来继续做功课。但有些人是没有办法回来的,不是他主观意识上不想回来,而是转换性专注力的缺失导致他没有办法回来,这是有区别的。

  分散性专注力(Divided Attention),就是在同一时间内你可以做几样事情,比如上课时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做笔记,两件事情能同时做到,不会遗漏信息,甚至有些人可以一心多用,同时做三件事。

  那么学校到底如何做能帮助特殊儿童融入普通教育体系,以实现全纳教育?张敏校长提到第一步就是我们要了解和认识孩子,要知道孩子每一个行为动作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张敏女士提到在入学之初,学校就应该做两个动作,一是给老师提供初筛表,二是给家长提供的填写表格,帮助学校了解孩子们个性化的教育需求。

  张敏女士表示,在客观作答的情况下,这两份表格的准确率可以达到80%-90%。这样一来,学校便能清楚哪些孩子可能出现什么问题和状况。

  张敏女士强调,这种行为绝对不是给孩子贴标签,学校仅仅是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孩子的问题在哪里,以便更好地帮助孩子。

  此外,张敏女士还认为关于如何对待特殊儿童的专业知识的普及也非常重要。而专业知识的普及不仅针对老师,更要针对家长。尤其有很多时候家长不了解这些疾病,可会选择逃避。

  因此,张敏女士提出可以通过给老师和家长提供驻点专业讲座。这些讲座的内容可以包括:

  给老师做主题的讲座和专业知识的科普及评估,其中包括特殊儿童的班级状况常见表现、快筛表的说明及使用方法。

  针对家长的讲座主要在让家长们了解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客观、正面地去看待,同时让家长们了解如何帮助孩子成长过程中碰到的困难,挑战等等,帮助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独立,有爱,有良好社会关系,家庭关系。

  当学习真的发现需要介入和干预的孩子时,学校可以对他做一对一评估,之前的两份初筛表让学校知道哪些孩子有潜在问题。当这个孩子出现这样那样问题时,学校和老师不会慌张。

  专业评估可以让我们明确具体地了解到这些孩子到底是什么状况,到底是社交障碍还是语言障碍,抑或是其他障碍。

  张敏女士提到,他们曾经评估过一个6岁的孩子,做出来的结果认知只有3岁,这样大家就理解为什么这个孩子没有办法融入在6岁孩子的集体中,但他在幼儿园时的问题没有那么大。

  这些专业评估工具可以帮助我们准确认识每一个孩子的具体情况,包括专注力缺失到什么程度。

  有了评估之后,学校可以帮助孩子制定比较详细的干预计划,这个干预计划可以从每一小步的实现到一大步的转换,比如半年或一年计划,多久能达到什么成效,每一步是怎么做的。张敏女士提到:非常强调的一点是,不管学校还是家长,都需要紧密配合。

  随着全球化程度越来越高,跨国移民人数的增长比从2000年的9%上升到2019年的14%。跨过移民数量的增加带来了国际学校市场的繁荣。

  国际学校的学生群体是多元化的,有来自本土的学生,也有来自其它国家的学生。这些学生中有母语是英语的学生,也有非英语母语的学生。

  而国际学校的课程体系则要求用英语进行教学,尤其进入高中阶段,即便是民办国际学校也要求“全英语教学”。

  这也意味着,无论英语是否是母语,国际学校的学生都将用英语作为学术语言(CALP)学习各科知识。

  Robin Attfield是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顾问、顶思学术顾问,他曾在英国帮助了很多来自移民家庭的孩子。

  Robin Attfield说这些孩子很多一句话英语都不会说,但他们却需要在学校用英语进行学科学习,这不可不谓是一种挑战。

  然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的孩子平时用英语可以进行无障碍社交,但在理解课程的主要观点时会遇到问题。这就是BICS和CALP的区别。而国际学校高中部大部分学生都是这个问题。

  BICS的语言较为具体,语法结构简单。仅仅运用语言的部分特征(如语法、词汇、发音和流利)便可以完成交接任务。在日常对话中,来自其他人的某些线索和来自上下文的线索有助于人们理解其含义。

  在面对面的交谈中,手势,语调和面部表情提供了对话含义的提示。这些社交互动对认知要求不高,很少需要专门的语言。BICS通过实际的社会交际,大概半年到一年便可习得。

  CALP则较抽象,语法结构复杂。在学术和比较抽象的情景中使用语言,对认知要求比较高,如讨论、分析和评价文字材料,理解的重点应该放在“说了什么”上,而不是“怎么说”或者“在什么情景下说”。

  而在与学术工作相关的活动中,有助于决定意义的线索往往会减少或消失。例如,教科书中的段落可能不包括任何图片以支持学习者期望阅读的内容。并且语言也变得更加复杂,新的想法,概念和语言都同时呈现给学生。因此,一般来说学生需要通过5~6年的时间才可掌握。

  而国际学校学生所需要的恰恰是CALP:认知语言学术能力。那么国际学校老师如何帮助这些英语非母语的学生进行英语授课的学科的学习呢?

  过程区分:学生是如何学习的?是通过口头回答问题,还是通过书面语言来呈现?尤其有的老师,英语是其母语,经常会使用一些歇后语、俚语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这时候就需要考虑学生是否能够理解。一些教科书上的语言,对于某些学生来说挑战太大了,老师们就需要思考如何将复杂、高深的理论或结论用最简单的语言讲出来。

  教学对象区分:在上课过程中,有的学生是英语母语学生,对于英语的理解更加好,但学科基础薄弱;有的学生则相反。老师在课堂上要能够进行区别对待。

  提前想好教学用语,比如句子的长度如何,复杂度如何。此外还要把教科书上的用语用口语化的方式表达出来,对于需要提问的知识点和一些新的词汇,用加强地语气多次出现。

  为需要书写的作业提供框架,其中包括:词汇表、文章开头、句式开头和提示性的问题。

  此外,Robin Attfield还认为,对于一所语言多元化的学生群体的国际学校,为了最大化地让所有学生用英语进行各学科的学习、实现对不同语言的学生进行全纳教育,离不开学校的相关政策、老师的教学意识、有计划的区分和教学的教学方法、仔细的评估体系、学生的自我学习意识和学习需求及进步、个性化的目标设置、学生之间与家长老师的支持、融合性语言的教学方式以及学生自己的不断地练习。

  北京京西学校校长Marta Medved Krajnovic提出学校的全纳就是欢迎多元化的(Diversity)学习者,并创造环境让不同学习方法的、不同社交情感需求的学生能够广泛发展并取得成果的有意行为。

  Marta Medved Krajnovic提到其中多元化(Diversity)可以在不同语境解读,但大部分学者都是从性别、年龄、文化背景、种族来界定多元化。

  多元化在课堂上则更多体现在个性化(Personalization)上。Marta Medved Krajnovic表示个性化就是全纳教育最极致的表现。

  苏城外国语学校校长李春雷提到教育的本质就是承认和尊重差异。早在2500年前,孔子就明确阐述了教育的本质属性:因材施教和有教无类。

  李春雷校长提出,个性化的全纳教育就要重视公平性、尊重差异性、提高有效性。

  差异性:每一个孩子都能得到老师的关注,得到尊重,教学内容和学习方法、以及资源配置和评估是不一样的 。

  有效性:每一个学生已有的知识经验和学习认知能力都能得到重视,每一个孩子都得到提升 。

  北大附属嘉兴实验学校执行校长沈飞提出有的学生并不是“差生”,而是“差异性”学生,并表示学校进行全纳教育就是要针对学生的差异性,培养“有差异”的学生。“让所有的学生都学有所得,学有所长。这才是教育的真谛。”

  沈飞校长提出针对学习基础薄弱,学习上有困难、有障碍的学生,学校应当开展全体教师联合备课,制定专属的个性化学习方案,确保学生不会丧失对该门课程的学习兴趣,通过可见的学习成果树立自信。

  针对专项学科有特长的学生,则要设计适合特长生的教辅材料,根据学生的特点有针对性地制定计划,并构建和谐的学习氛围。

  1v1 家长会:用老师vs家长一对一的方式来取代传统的家长会方式,有助于针对不同孩子的情况,有针对性地进行沟通。家长也可获取每位任课教师对自己孩子的有针对性的提升建议。

  由学生主导的家长会:取代老师站在讲台上点评学生的传统方式,由学生自己针对整个学年的学习情况进行总结,查漏补缺,并且与父母进行面对面的沟通,让父母看到不一样的自己。

  问卷调查:为了更好的巩固家长会的效果,也为了了解家长的反馈情况,会后进行问卷调查,获取家长反馈,进一步对家长会模式进行提升改进。

  ManageBac 平台:通过ManageBac 平台建立便捷的家校沟通方式,跟踪学生学习动态,家长更是可以直接与班主任及任课教师进行联系。

  建立个人成长档案:根据不同学生差异化的学习兴趣,跟踪学生学习方向,并提供个性化的升学指导顾问 + 学科教师。

  升学指导方案:持续追踪学生兴趣变化,保持家校良性沟通,结合多方位因素制定个性化升学指导方案。

  根据ISC研究和NFI撰写的《 2017年国际学校全纳教育报告》,全球有415所国际学校对全纳教育进行了回应,并且根据该报告显示,国际学校对全纳教育的接纳度正在上升,17%的国际学校表示他们的全纳教育处于起步阶段,46%的国际学校表示他们的全纳教育正在稳步前进。这相对于2015年的数据,不可不谓是一个极大的进步。

  然而全纳教育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各个学校全纳教育的落地离不开教师的专业培养、与家长的沟通,以及财政支持。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顶思”。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