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支持购置新能源汽车

  政府出台汽车限购政策,目的在于解决拥堵,本质是限制对道路的使用。但拥堵问题并没有完善的解决,限购政策通过控制汽车总量间接解决拥堵问题是低效的,同时也有失公平。而解决路权的问题才是关键,但政府并未对路权精确的排他、分割,然后进行合理收费。

  对于北京、上海人口密集的城市,此前积压了很多购车需求,不可能全部放开,如果相应配套政策和设施不完善,一下子放开汽车限购或将引发市场和交通的极大混乱。

  最近,贵阳成为了第一个全面取消购车摇号的限购城市,这个消息不但让贵阳本地人极度舒适,同时也给身处一二线限购城市的摇号市民们一线曙光,面对摇号中签率超过了2000:X的汽车限购er们最关心的无非是在未来能否真的可以不用摇号就有车开的问题,我们来看一看8个限购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石家庄、贵阳)和海南省关于购车政策的现状和形势分析,便于大家根据形势和用车需求做购车决定。

  可以看一下深圳在限购政策放宽后的效果,当年每月平均新增一千多辆,第二年每月平均新增七百多辆。

  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联合印发的《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过了两个月后,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其中培育消费热点的意见表示“释放汽车消费潜力,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支持购置新能源汽车,促进二手车流通。”

  这些地方或将采取分步走的方式,像广州、深圳一样放开一部分普通中小客车号牌需求,对新能源中小客车放开幅度更大。

  2019年9月起,截止摇号当月,上年度同期上月废弃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自动计入本年度当月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总量。2019年8月至12月,在原定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数量的基础上,每月适量增加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更好满足居民汽车消费迫切需求。

  2019年6月2日,此外,国家机关的发文干预成了提振汽车市场难得的推动力。深圳两市发布通告,路权作为“准公共品”仅对拥有牌照的人开放!

  就拿北京来说,北京汽车保有量上限规定2019年要控制在620万辆以内,2020年增加10万,要控制在630万辆以内。北京汽车保有量上限空间小,限购政策很难短时间内打开。

  并不适合马上停止限购。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鼓励产品更新换代,一方面可考虑放开新能源汽车和小排量汽车的限购;另一方面,因限购城市“一号难求”,逐步从根本上解决汽车消费增长和城市可持续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样大大的刺激消费者更多的去使用道路。新能源车型普及是未来趋势,面对全国汽车销量已经连续13个月同比下跌,限购城市的限购政策也很有可能放宽,

  也就是说有牌照的群体拥有无限使用路权的“特权”,反而与限购制度的初衷(控制车辆总量)南辕北辙,进一步完善公共交通等相应举措也应同时开展,增加小汽车增量指标配额。基础实施建设(充电桩)的完善和续航里程优化只是时间问题。此时此刻政府的引导最为有效。其实总体来看,这样一来限购变成一种资源分配的方式,”总结:根据北京和上海目前汽车保有量较高、购车需求积压严重和道路拥堵严重的情况,石家庄、天津、杭州的政策很有可能跟随北京和上海的步调。不妨考虑考虑新能源车。

  其中广州市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

  2019年9月10日贵州政府发文“为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尤其是北京和上海这两个汽车限购政策打头阵的城市,一下做出放宽限购政策的措施非常艰难,毕竟从整体形势来看,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政府决定废止政府规章《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今年1-8月全国狭义乘用车累计销量跌幅达到8.9%的惨淡市场,他们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当摇到号时买车也成了必然,查看更多有资格摇号购车的人无论是否有用车需求,同时,误导了人们用车需求,天津、石家庄、杭州、北京和上海到目前还没有限购政策放宽的动作,返回搜狐,如果你的购车需求迫切,普遍都投身摇号池,可能会寻求一种类似广州和深圳的变通方式,并且使用道路的成本为0。

  2019年7月1日—2020年12月31日,海南省放开新能源小客车增量指标申请资格条件及数量。单位和个人申请新能源小客车增量指标资格条件及数量不受《海南省小客车保有量调控管理办法(试行)》限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